初感文化障礙

也許這個標題顯得有些宏大了。

最近的閱讀體驗,愈來愈強烈地使自己感受到自己的無知。反思這無知的原因,很大程度上歸咎於文化障礙。

因習慣和環境使然,極少接觸也極少能接觸到古代的中文資料和海外的中文資料。這裡的文化障礙在於:繁體字和文言文。今日將《萬曆十五年》讀完,也讀了書後的兩篇附錄,萬曆皇帝和申時行開會(姑且叫開會吧)的會議記錄,是近乎白話的文言來記錄的,比較好懂。想很多人因為文字和文言的關係,不能閱讀這些內容,自己也是通過從前查閱維基百科的經歷熟悉了繁體中文,因為近段時間的閱讀,熟悉了簡單的文言。這個文化障礙對於個人來講,總算有一定程度的化解。略有慶倖。但想到這種障礙的形成並非自然,而是從前的教育使然,又多了幾分怨恨。那個世紀瘋子和他的邪惡組織廢傳統文字,斷傳統語文,我們這一代已經普遍無法跨越這個障礙了。感謝互聯網,能在我年近三十有所醒悟,更有所突破。

再有一個還未克服的障礙,是英文。有價值的資料,總以英文居多。因英文作為人類共同語,即使不同語文的人也用它來做溝通。自己不善應用,實在是天大的遺憾!想來這個遺憾,又是來自錯誤的教育,幾分惋惜,幾分怨恨。觀目前的英文教育,實在是無話可說,學了至少六年以上,還是不能應用自如。對於前面克服中文的繁體和文言障礙,也許能有經驗用得上:廣泛、大量和長期的閱讀也許是可以抵消這一障礙的方法。但願如此吧。